印度市场新机遇:数据本地化要求或带来新兴商

商业 2019-01-07 11:11:21

  随着印度储备银行对金融数据本地化的,以及数据法案的尘埃落定,一个新兴的商业机遇或将到来。

  从智能手机、衣饰、鞋帽到大型家用电器,没有人会质疑印度消费主义的盛行。然而,这批庞大的购买和支付数据却极少留存在印度,往往流向了海外。

  印度十月购物热潮为线亿人民币)的收益。然而,电商平台上绝大多数的销售数据都集中并储存在了美国的数据库里。尽管这种情况已持续数年,此次印度储备银行RBI却放了一个大招,其强调,全部交易数据都必须储存在印度。

  房地产顾问戴德梁行发布的关于印度数据中心增长的博文显示,数据本地化将推动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的发展,有关花销在2018年年底将达到45亿美元(约311亿人民币),并有望于2020年达到70亿美元(约484亿人民币)。实际上,研究咨询公司Gartner就发现,数据中心的硬件预算在2018年一骑绝尘,达到了27亿美元(约186亿人民币)。戴德梁行还表示,在2008年,印度已经建成了130万平方英尺的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并有望在2018年年底达到1,090万平方英尺。到2050年,印度就会成为数据中心市场规模第五大国家。

  与此同时,问题和观点接踵而来。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为何数十亿印度人的数据远走他乡;数据在战争和制裁背景下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一旦系统遭到,印度执法部门将如何打击澳门、莫斯科、马德里或者曼哈顿的数据犯罪团伙可见,区域化和老生常谈的话题是迸发的主要原因。

  安永印度的合伙人Kartik Shinde表示,“如果最终受益人在澳门这样有诸多赌场的地方,就得与澳门的律师采取联络。然而,知易行难。印度境内外的诈骗都会充分研究系统以及国家、银行的数量,他们就连转账都能想到最好的诈骗手段。”

  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BigBasket工程部门的副总裁Rak Daga表示,“这将加快交易的频率,并且减少网络延迟。”当线上商铺将托管在Amazon Web Services上的数据中心从新加坡转移到了孟买,交易效率至少提高了10%。他还补充到,“从美国到印度的转移将提升至少30%的速度。”

  一家跨国制造公司的咨询总监表示,在印度保存四年亚太企业数据的经历使其节省了30%-40%的成本。印度不仅是减少运营成本的理想地区,还拥有源源不断的高质量人才以及全天候的服务。

  作为位于海得拉巴、孟买以及古尔冈的亚洲第四大数据中心的运营商,CtrlS Datacentres的行销长B Srinivasa Rao表示,印度被诸多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用户视为节约成本的理想地。相比美国或新加坡的数据中心,印度人力、房地产以及宽带的成本下降了大约80%。CtrlS金融技术服务部的负责人Imran Iraqi,未来五年的增长基调是稳定不变的。

  为了在海得拉巴和孟买建立超大型的数据中心,CtrlS斥下150亿卢比(约14亿人民币)巨资,两地分别需要100MW和50MW的电量。2012年,日本的NTT Com收购了NetMagic,其在印度拥有九个数据托管机构,其中两个成立于今年年初,耗资1.44亿美元(约9.96亿人民币)。Flipkart的PhonePe以及阿里巴巴投资的Paytm都,他们的交易全部在当地处理。

  普华永道印度的合伙人Siddharth Vishwanath表示,“全球公司都需要将更多的资源投放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发展以及重新构建应用程序的工作之上。”他指出,就算是Google Pay这样在多个国家拥有全球共同数据主干的公司,也不得不在印度设立一个单独的分支,以迎合当地的监管部门。

  他补充到,“数据是电子交易的足迹。在战争或者敌对状态下,数据中心随时可以被关闭。越来越多的情景假设都在推动城市的基础设施发展。”

  即使是印度用户在纽约的梅西百货使用了印度银行的信用卡,美国的富国银行(为梅西百货签发刷卡机)也会将交易做好记录并储存。

  比起将数据单纯地储存在印度,一些公司使用镜像储存。在10月早期,WhatsApp其已经在印度建立了一个系统,可以通过镜像储存当地支付相关的数据。一份公司申明强调,“为了普惠金融这个目标,我们希望将WhatsApp的支付方式扩展到全印度。”

  不过对镜像依然忧心忡忡。安永印度的Shinde表示,“就像一份影印本,原版数据还是在印度境外。镜像永远不是最优的选择。”Vishwanath也补充道,“监管机构数据不能外流,因此镜像并不是一个解决办法。”

  尽管全球的支付公司一直为了数据松绑一事在财政部门和印度储备银行之间游说,监管部门依然要在10月15日之前实现本土化。部分公司已经申请了长达一年的延期,不过都是徒劳无功。

  执法机关访问便捷以及隐私度也是本地托管的主要原因。不过,万国商业机器公司亚太地区的副Prashant Pradhan表示,“实际地点并不会消除协议和权限访问的需求。一旦发生制裁或者战争,就可能催生驱动意图,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并不控制访问径,访问归属于所有者。”

  全球科技和支付领域的巨头都将强制的数据本土化视为贸易和数据流动的绊脚石。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就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印度(事务)党团干部会议联席约翰康宁和马克沃那的措辞强硬的。信中呼吁印度应软化数据本土化的立场,采取一种较为宽松的监管架构,以允许数据流动。

  他们于10月12日写道,“我们将其视为进一步发展数字贸易的根本问题,同时也是经济伙伴关系的重要因素。”

  美国印度战略伙伴关系论坛USISPF是Visa、MasterCard、Amex、Amazon以及Western Union等美国公司在印度的贸易体,其穆凯什阿吉表示,该论坛数据的流动,反对数据的强制本地化。

  “我们认为(当地中心的)需求将提高采购和交付服务的成本,就连印度当地的企业也不得幸免,这最终将减少数据依赖服务的可用性,并提高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