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战役隐瞒了半个世纪的秘密世界权威军事

军事 2018-11-06 20:04:51

  原标题:上甘岭战役,隐瞒了半个世纪的秘密,世界权威军事院校都把它做为战例写进教材

  因为上甘岭虽然战略非常重要,但是地型特别狭小,只有597.9和537.7两个高地,守方最多只能够放两个连在。因此,美方计划的伤亡人数200人也就合情合理。

  因为在战役开始前几天双方都有投敌的,向对方泄露了军事情报。可惜的是两方的指挥官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要不然乃至整个朝鲜战争的局面也许就因此而改变。

  这次战役前,志愿军方面的投敌者有数十人,为首者是38军340团的突击队干部谷中蛟,他向敌方透露“上甘岭”已由新来的全部苏式装备的第15军44师换防的消息范佛里特根本不相信,还是认为是被打残了的38军114师部队。

  敌方的叛逃者是韩二师的上尉参谋李结球,他报告了美方将大举进攻上甘岭五圣山的机密,可是情报被忽略了!以至于战役一开始美方不了解中国人的防务态势,而中方不能够判断美国人将从哪里进攻!界战争史上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结果,这场战役完全打成了双方为了争“脸面”为了争“一口气”,而演变的“绞肉机”式战场。

  开战的第一天,即1952年10月14日这天,美方投入了7个步兵营,18个炮兵营,200架次飞机,投航空600枚,发射炮弹30万发。

  中方应战的是15军的两个连另加一个排,打掉子弹40余万发,近万枚手雷,了10挺机关枪,62支冲锋枪,90支步枪,损坏武器占两个连队的80%以上。537.7高地失守。

  1952年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结束。在这次惊天动地的大血战中,在只能够放两个连的高地上,中队先后投入了两个精锐野战军的9个团,另加2000新兵,11个炮兵营,一个火箭炮营。共4万三千多人,方面一共弹45万发。(军事学院披露的资料,下同)。

  联合方面投入步兵10个团零二个营,空降兵一个团,另有一个编练师,四个新兵联队,共6万2千人,消耗炮弹1千9百万发,航弹五千枚。许多中国人不是被的,是被炮弹震死的。

  整个战役中队死亡人数是7100人,伤残8500人;联合死亡11300人,伤13600人。伤亡比为1:1.6。

  在一块长仅2700米,宽1000米的狭小地域内,双方10万余人拼命厮杀,43天时间里共有4万零600名士兵倒在这2.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上甘岭战役绞肉机”之战!

  整个上甘岭战役中,天上没有出现过一架我们的飞机;我们的坦克也没有参战的纪录;我们的火炮最多的时候,也不过是敌方的四分之一,美军总射了190多万发炮弹,5000多枚航弹,我们只有40多万发炮弹,而且几乎全是后期才用上的:

  数百万发炮弹着这两个区区3.7平方公里的小山头,这两个在范弗里特的作战计划里第一天就该拿下来的小山头,

  战役之后,美军再没有向我军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了38度线上。

  原本是二等部队的十五军四十五师,这一战基本上打光,但是她从此昂首跨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等主力的行列,因为她的战绩是——上甘岭。

  我们没有足够的大炮,甚至于没有足够的反坦克手雷,当时前沿阵地上的战士们惟一希望的是多给配点手雷,因为这个东西“一炸一片”,炸碉堡也比手榴弹威力大多了。

  可是,黄继光手里仍然只有一颗手雷,因为这个东西我们造不出来。美国人可以B-29去轰炸一辆自行车,而我们手里的反坦克手雷只能留给敌人的坦克,用来炸碉堡就算是很奢侈了。

  当年的美国随军记者贝文·亚历山大写道:“(中国)部队进攻时,通常主要依靠轻兵器、机枪和手榴弹。只有对付最有利的目标时,才肯迫击炮。”

  他们甚至可以在长津湖零下20华氏度的气温里整夜潜伏,身上仅仅只有单衣;他们可以在烈火中一动不动;他们中的每个人都随时准备着拎起爆破筒和敌人同归于尽……

  上甘岭,不仅是一两个伟人的胜利,也不仅是几十个将军的胜利。当一个辉煌了两千年的民族破落后重新找回自信的时候,这种力量是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的对手,盟国美国说我蒋介石不行,可是他们又怎样呢,我看他们国家也是一群蠢猪。他们与比,从哪方面都无法相比!16个国家最精良的军队,最先进的陆海空立体军事集团,30多个后勤支援国家,加在一起40多个国家的军事力量竟然被打的如此狼狈,丢人现眼,耻辱啊!”

  盟国也不是的对手,打仗是艺术!各方面的领导都是艺术!蒋介石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八度,“是高超的艺术!”他接着又说:“我们要研究!要学习!”这就是与斗争了几十年的蒋介石对的最后评价。

  2008有幸做为随团记者,跟随中国工商界代表团应美中贸易协会罗伯特·古德曼之邀正式访美,在美其间很荣幸的跟随谭良宪先生认识了一位上甘岭战役的美国老兵,麦·卡拉汉,王成的故事也就从他身上拉开了序幕……

  就是这次约见,麦·卡拉汉他不经意讲述了这样一段经历——他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在争夺某高地的拉锯战中,他的左腿被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炮弹炸飞!

  这是美国的一个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老兵,重回上甘岭。在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撒下一条悼念亡友的紫丝带。

  那是1952年的深秋,身材高大的23岁美国陆军二等兵麦·卡拉汉跟随大部队在三角型山(我军称上甘岭)南面的三八线附近集结待命。

  当时朝鲜战事正处于相持阶段,为了在谈判桌上赢得控制权和筹码,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向上甘岭某高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守军发动了轮番进攻,中队异常顽强,成功击退了联军多次进攻,并造成联军损失惨重,伤亡数百。

  联军命令麦·卡拉汉所属美军某整编连投入战斗。他们在飞机,坦克和大炮的掩护支援下终于拿下这个久攻不克的山头,而冲在最前面的就是麦·卡拉汉!

  令他大吃一惊的是,整个阵地上只留下三十多具尸体和一名的中国士兵!这个中国士兵看上去年龄很小,像个还未发育成熟的少年,他背靠在一截没有了树枝树叶的树干上,满脸满身都是泥土;他浑身发抖,好像已身负重伤,两充满了与恐惧……口中发出“哇啦哇啦”的怪叫声。

  “别”!他还是个孩子!他没有武器!麦·卡拉汉向身后的战友们大声呼喊,“我们把他包围……活捉他吧!”

  那个中国士兵嘴里还不停地“叽里咕噜”吼着什么,似乎是被俘虏前的纳喊……可是美国兵谁也听不懂,因为美国连队里没有也不可能配中文翻译。

  这声提醒似乎叫美国人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为时已晚,无数发炮弹密集的像暴雨冰雹一样倾泻而降,100多个美国官兵被炸的身首异处,那个中国士兵也给炸飞了……

  “惨烈啊,惨烈!我为了去救护战友,当场被炮火炸晕……苏醒后随手抓了把土,里面竟有二三十块弹片,那个中国士兵所倚靠的那截一米来长的树干上,竟有一千多个弹片和弹头!麦·卡拉汉提起往事仍不免心有余悸,”整个阵地上仅剩下三名幸存者:一个双腿被炸断,右臂被炸残;另一个被炸的双目失明,双耳炸聋:而我——左腿膝盖以下全没……

  最令麦·卡拉汉莫及和的是,他对那个中国士兵“手下留情”竟酿下如此大祸:

  致使他的百余名战友魂断异国,克死他乡!没想到他的善意之举换走了那么多战友的生命啊!那个中国士兵根本不领情。而且还不按常理出牌!他无奈地总结道。他那个中国士兵……

  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他常常从中惊醒。他原以为假肢装好以后,他的也随之了解。然而,无论他走到那里,无论他职务升多高,他灵魂深处的“中国”情结始终萦绕着他……总之他的左腿好像烙下了中国印!

  麦·卡拉汉先生,您说那个中国士兵“叽哩咕噜”吼叫着什么您听不懂,现在我可以翻译给您听,他是在说:“……我是851,我是王成!……敌人把我包围了!亲爱的,同志们!请向我开炮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不仅我知道,全中国的人民全知道。是我给他讲了一段“英雄儿女”王成的故事,美方人员眼睛也湿润了,麦·卡拉汉说几十年了我一直在。

  他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连说中国了不起,在场所有人员自觉的爆发出经久不熄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