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专家揭秘“空中芭蕾”怎么做到的?

军事 2018-11-06 20:03:41

  单机大仰角上升、双机交叉剪刀机动、四机垂直空中开花……在6日开幕的第十二届中国航空航天博览会上,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红鹰”飞行表演队、歼20编队共同在珠海上空出演了精彩绝伦的“空中芭蕾”。

  上届航展仅有单机通场的歼20,在本届航展上以3机编队飞行的姿态重新亮相,更有单机低空通场后以近乎垂直的大仰角拉升,在空中流畅完成多圈翻滚。而由飞行教员组成的“红鹰”表演队首次亮相珠海航展,更充分展示了“在表演中训练,在训练中表演”的训练。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歼10,也再一次为观众带来视觉、听觉等感官盛宴。

  惊险刺激的表演,漂亮完成的高难度动作,让观众一饱眼福。然而,要完成这一曲美妙的空中之舞,既需战机具备高超的性能,又要飞行员拥有精湛的驾驶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

  “单机大仰角起飞动作体现的是先进飞机的短距起降能力。”军事专家陈洪表示。普通飞机需要滑跑1000米以上才能在机翼产生升力,而歼10仅需滑跑400米就能够拉起角度向上飞行,最终仰角可达70度。

  “此时飞机距离地面高度仍然很低,所以需要飞机动力系统提供强大推力。”陈洪道,“这个动作非常飞机性能和飞行员操作技巧。”

  双机交叉剪刀机动需要双机交叉对飞,颇具系数。“这对飞行员心理素质要求极高,在转弯和对飞交叉时不能有丝毫犹豫和闪失,每一秒都是生命的关键所在。”

  而四机空中开花的技术难点,就在花朵绽放的瞬间。这一动作的完成需要四架飞机以近乎90度的仰角迅速升,在到达指定高度之时同时向后翻滚和倾斜,从而完成开花动作。由于飞机爬升速度极快,不能仅仅依靠高度表读数,需要飞行员提前做出预判,而这种预判力需要前期训练形成感觉。

  在陈洪看来,六机编队翻转和大角度盘旋动作,难度系数非常高。“六机编队时飞机距离非常近,高度差大约为0.5-1米,距离有时仅有1米,并受气流影响,但要表现得六架飞机如一架,六人操作如一人,常难的。”陈洪认为,这需要通过多次演练来培养飞行员的默契,同时要求飞机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和机动性。

  另一位军事专家东认为,飞行表演和飞行实战有着不同的目的。飞行表演更重技巧性,讲究对飞行员飞行技术和飞机性能的展示,而飞行实战更注重、,甚至击落敌方飞机。

  但二者之间又存在着紧密的联系。飞行表演展示的飞机性能与飞行员操作水平、心理素质,体现的也是空军的作战能力水平。“飞行表演飞行员往往是部队中的精英。”东说,“他们的要求比普通飞行员严格很多。”

  陈洪还透露,飞行表演队的训练更多按照表演科目和表演技术要求来进行训练,如同演员学习演技,把舞台调动起来;而战斗飞行员训练更侧重战术动作,要求具有一定的密集编队水平,在临机处置时通过自己判断进行操作。“飞行表演的套式是一定的,但飞行作战更要求灵机应变、灵活对战。”